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溪河小說 > 武俠 > 龍吟獅吼 > 第1章 雪地裡的孩子在線免費閱讀

龍吟獅吼 第1章 雪地裡的孩子在線免費閱讀

作者:銘兒 分類:武俠 更新時間:2024-02-21 22:38:00

朔風凜冽,雪花飄飛……

村頭街頭的邊隅,有個小孩瑀瑀獨行。

這孩子看起來隻有**歲光景,因為饑餓、寒冷的交迫,這個不被人注意的小生靈,已經掙紮在死亡的邊緣!

刺膚砭骨的寒風,像針尖似的刺颳著他的小臉,隻見他一陣陣地哆嗦著……

蓬鬆淩亂的頭髮,落滿了雪花,隨即又融化成冰水,流在他凍的發紫的小臉上,一套破爛不堪的衫褲,根本無法抵禦怒吼中的勁風,他隻有儘量把自己瘦弱的身子緊緊的縮住,蹣跚艱辛的直角街那一頭走去。

有過一家食鋪店門前時,一縷異樣的香味,不由使他停了下來……

舌尖舐著他那兩片乾燥的嘴唇,那一對又圓又大的眼睛,貪婪的盯著食鋪裡熱氣騰騰的饃頭!

饑餓,寒冷……正無情的噬咬著他童稚幼嫩的心靈……食鋪裡滾熱的饃頭,使他感到更寒冷,更饑餓,更迫切的希望得到溫飽的需要……

這時,食鋪走出來一個店小二,彷彿因為滿籠的熱饃頭出籠,卻未見顧客登門,正不耐煩的四下張望著。

小孩哆哆嗦嗦,惶恐不安的走到那店夥跟前,顫聲哀求到,“大叔”……銘兒肚子餓得厲害……求求你給我一個饃頭吧……

店夥正因為冇有買賣上門而氣惱,見突然上來這麼一個小要飯的,不由憎厭,大聲叱喝道;“去你的……小要飯的……”說著,用手使勁的一推……

銘兒“哎呦”一聲,一下子跌倒在街心的雪地上。

滿含著熱淚,他搖搖晃晃的從雪地上爬起來,抬眼望著蒼茫天穹,喃喃的自語道;“爹……娘……銘兒苦死了!”熱淚禁不住“簌簌”的湧流在他凍的發紫的小臉上。

銘兒淚眼婆姿,哆哆嗦嗦的走出村落街頭……

村口有一座破落荒無的古廟,銘兒歎了口氣,走進這座破廟歇下。

……人海遺孑,飄零孤雛,雖是稚齡幼年,他脆弱的童心上,卻早已經被劃出無數創痕,與尋常兒童相比,他過早的成熟了,這些,都是永遠無法彌補的。

銘兒僂身蹲膝,藏身在古廟大殿的龕桌下麵;過度的疲乏,暫時使他掙脫了饑餓與寒冷的侵蝕,慢慢平靜下來,片片段段的往事,又浮現在他的眼前……

在他眼前,突然映現出一個氣度軒昂的中年武生,和一個美麗的少婦……

刹那間,這兩個人斷頭濺血倒在地上……

陡然一聲淒厲悲啼,銘兒哭醒過來,小手掩臉,他哀哀的悲號著;“爹!……娘!”……

古廟外,隻有呼呼緊吹的寒風,與它湊成一曲令人心酸的音律……

銘兒哀哀悲啼之際,耳邊突然響起一個聲音;“小公子,你趕緊逃走!……留下彭門後代一脈……”

餘音未輟,他彷彿又逃出大廳,躲在老人家彭衝房中,老家人極速脫去他的衣衫,換穿在跟他年齡相仿的小孫子鈴兒身上……

就在這時……

一個額留紅須的惡漢,帶了一夥人湧進老人家彭衝房裡,老人家緊緊的摟著他,卻把換穿華麗衣衫的小孫子鈴兒舍在一邊,惡漢拖走了鈴兒,房門口,傳來鈴兒一聲聲淒厲的哭喊,老人家滾滾的熱淚,一滴一滴灑落在他的臉上。

銘兒愣愣追思之際,老人家彭衝的話又迴響起來;“小公子……老朽將鈴兒代小公子填命替死……皇天見憐,彭門留你一脈,日後這血海深仇,定會有申雪的一天!”

……這樁慘劇的演變,對於他這個稚齡幼童來說,所能追憶的也僅有這些……

可是,這段事實的經過,卻絕對不會因著時間的轉變,而沖淡這些慘痛的回憶,相反,如果銘兒能快快的長大,他定會把這段仇恨永記心頭,並會參悟的更清楚!

奈何!

眼下,這小生命,正苦苦掙紮在生與死的邊緣……

眼裡含著淚,用小手輕撫著自己身上單薄破爛的襖褲,他想不起自己離家有多遠,有多久。不過,他記得,離家時天氣暖和,穿了這套襖褲剛剛好,後來天氣漸漸變熱,有時脫了上襖,光著身子走路,再以後,又慢慢地冷起來……

漂泊!流浪!他不知道自己這些日子到底走了多少路,睡過廟寺庵觀,街頭巷尾,甚至落荒宿在山窟洞穴裡,吃的是哀求乞討來的殘羹剩菜。

這兒,又是什麼地方?……以後,又該往何處去呢?……

這些問題可能他冇有仔細想過,他隻知道自己的父母都懂武藝……

他還記得臨走時,老人家彭衝哽嚥著輕聲對他說,“小公子,但願你離家後,能遇到一位身懷絕學的名師,學的一身蓋世武功,替九泉之下含冤屈死老爺,夫人,報仇雪恨!”

這時,廟牆外勁風稍歇……

銘兒的神思,終於恢複到現實,饑餓與寒冷再次襲來,他不由得遍體酥軟,眼冒金星,一陣陣的打著寒顫。

他知道,這時候如果還留在古廟裡,不是餓死便是凍死。到外麵走走,或許會遇到好心人,要一點點東西吃!這是他從漂泊,流浪中得來的經驗。

渾身哆嗦著走出古廟,銘兒不由得連連悲歎叫苦……蒼茫大地,被包裹在一片白皚皚的大雪中,回顧來路的村落街巷,早已是門戶緊閉,一片死寂……

他不知道該往哪裡去,他隻有緊牙關,抖抖索索的走向那雪天一片的迷茫處……!

銘兒兩腿顫抖著在雪地裡艱辛的跋涉,奇寒徹骨,餓火焚體,眼見著他搖搖欲墜,就要倒在雪地裡……

募地,幾滴血漬映入已神智恍惚的銘兒的眼簾。

銘兒看的心神一驚,或許是因為童心的好奇,居然使他驟然又提起了一點僅餘地精力!

走不多遠,又是幾攤血漬……最後,在離他兩三丈處,他看到一具被雪花掩去半體的屍首。

這時,夜色迷茫,四週一片沉寂,一個**歲的幼童,在這一塊幾乎與世隔絕的雪地上,見到這麼一具屍體,當然要嚇得驚叫起來。

這時的銘兒,又餓,又冷,又害怕,待要想拔腿走開,兩條腿卻是酥軟得連一步也邁不動了。

銘兒嚇過一陣後,慢慢的倒是平靜下來了,他詫異地看了看屍體,帶著一份童心憐憫喃喃自語,“你比銘兒更可憐……竟然死在雪地裡……”

話一出口,不由激起他內心裡渾樸的感情,“你躺在這裡,要是給野獸看到,就會把你吃掉……”就讓銘兒用雪把你掩蓋起來吧……!銘兒說完就蹲下身子,用兩隻凍的發紫的小手,把雪一捧捧的蓋在屍體上!

突然,銘兒的小手觸摸到屍體胸腰處一包硬硬的東西,他不由自主好奇地從屍體上解下這個布包,剛一打開,立刻,一股異香沁入肺腑。

尤其在這種時候,對銘兒來說,這股香味,遠比剛纔在食鋪門前聞到的饃頭香味更刺激他!

銘兒用手打開包包,裡麵是一粒粒黃豆般大的鮮紅色的丸子,他當然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可是這股香味,卻使他嘴裡的唾液分泌的更快,而肚子自然餓的更嚴重了!銘兒一雙凍的僵紫的小手,捧著這包東西,一邊“嗦嗦”的發抖,一邊想起了這麼一個童心的解釋,“這些紅丸子,有這麼好聞的香味,一定是吃的東西既然它是吃的東西,它當然不會是害人的……!”

銘兒想到這裡,一手小心地捧著布包,一手猛然抓起一大把就塞進嘴裡。

紅丸子進到嘴裡後,馬上就化成一股又香又甜的液體流進肚子裡,銘兒一連幾把,很快就將一包丸子全都吃了進去。

這真是一樁不可思議的奇蹟!

銘兒吃下這包紅丸子後,不但冷餓全消,而且周身頓時感覺到無比的清爽,舒適。

他不免感到驚奇,心裡思忖道;“這人身上帶了這麼多好吃的東西,怎麼還會餓死在雪地裡……!”

想到這裡,他又朝雪地上那些血漬看了一眼,額首喃喃地自語;“對了,他一定也是被壞人害死的,要不然,雪地上怎麼會有血呢?”

他自然是以兒童的單純心裡來直覺的判斷這屍體的死因,其實,任何人見到這種情形,也會有這樣的判斷!

銘兒服下紅色丸子後。在這雪花飄飛的夜晚。居然毫無一絲寒意,這時他忽然為自己偷吃了屍體上的紅色丸子而深感不安,一個念頭掠過他的腦海,“我既然吃了他身上藏著的東西,現在又不冷不餓了,應該把他好好的埋起來纔是……”

想到這裡,他便用一雙小手在雪地上挖起坑來,挖著挖著他突然停了下來,怔怔的望著自己的一雙小手,原來,這雙小手插進雪裡,不但不覺得一點寒意,居然很快挖掘出一個深坑來!

銘兒回過身來,細心的把屍體身上遮蓋的薄雪拂掉,屍體的臉龐露了出來,銘兒驚呼一聲,踉蹌著退出數尺!

死者是一個老尼姑……

她隻有半邊的臉,左邊自眼睛到耳沿的半邊臉被削去一大塊肉,結出了一團極其可怕的疤痕,而右邊的半邊臉,卻顯得異乎尋常的嫩白紅潤,如果不看她右眼上端根根銀白色的垂眉,任何人見了,都會以為她正當妙齡。

銘兒駭然驚退了數步,過了好一會,心神才定了下來,他緩緩的重新又走到老尼姑的屍體前。

在雪光反射下,躺在地上的老尼姑屍體異常清楚,銘兒覺得似乎有點怪異,心裡不免又有些害怕!

“要是我冇有吃她老人家身上的紅丸子,一定跟她一樣,死在這雪地裡了,這麼說來她是銘兒的救命恩人……既然是銘兒的救命恩人自己就不應該害怕……”銘兒想到這裡,膽子就壯了起來!

他本想用勁將老尼姑的屍體拖到剛挖好的雪坑裡,誰知道小手剛拽著屍體的肩膀,整個屍體就被他輕而易舉的提了起來。

銘兒心裡,又是暗暗一驚,心道;“這老人家好輕啊……”

就在老尼姑的屍體被銘兒小手提起來的時候,“噗”的一聲輕響,老尼姑的一隻鞋和一卷用紅綢緞包裹的東西掉在了雪地上。

銘兒將老尼姑的屍體埋入雪坑後,這才朝著雪地上的包裹看了過去,不經意的撿了起來。

打開紅綢緞一看,原來裡麵是一部十分精緻的書卷,銘兒自幼就跟孃親讀書習字,所以能夠認出書麵上寫的字“瓊樓十二曲”五個字。

銘兒將書卷拿在手裡隨便翻閱,隻見張張頁頁都畫了一個翩翩起舞的少女,而且,每一張的姿勢人形都不一樣,銘兒看的異常高興,趕緊將書卷用紅綢緞重新包好,藏入懷裡。

這個夜晚,銘兒是在雪花亂飛,狂風怒吼中度過的,他自己也深感驚奇,居然將以前那種饑餓與寒冷的痛苦統統都忘卻了。

淩晨,毫無倦意的他居然來到一處極熱鬨的集鎮。銘兒所到的這處集鎮,俱是商賈買賣,人聲鼎沸,相當熱鬨,雖然銘兒還是一個孩子,但流浪的生活畢竟使他這殘酷的現實生活多了一層起碼的瞭解,所以,他鼓足了最大的勇氣,十分努力的向這些勢利的買賣人說出心裡的願望,他明白,他早已不再是富貴人家的小公子,他現在隻是想哪怕給人家當個小廝也好,至少可以結束這種漂泊不定的生活。

然而,這到底是個現實的社會,而並非是溫暖的家庭,誰會雇傭這麼一個小要飯的呢?

銘兒遭到了那些店家掌櫃們數不儘的譏笑與叱喝,他的希望落了空。

銘兒帶著滿腔的悲憤,走出這處集鎮,走到一處僻靜的樹林裡,他終於禁不住掩著臉,縱聲大哭起來。

似乎就從他昨晚服了老尼姑的紅色丸子後,他竟然想到了很多以前從冇想過的事情,彷彿開始明白心頭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了!

驟然間,宛若醍醐灌頂,混沌回蘇,靈台一片清澈,銘兒,一個**歲的孩子,居然將父母被殺,闔家遭難的血仇和老仆人彭衝節義浩然,義薄雲天的忠心聯絡了起來。

他手握一對小拳,狠狠地咬著牙關,自言自語道,“我彭宗銘隻要在這世上活一天,就誓將這夥凶賊彭門血海深仇的罪魁禍首,全部誅殺”

彭宗銘,不過一個八齡幼童,他漂泊,流浪,終日與饑寒為伴,他甚至連自己的去向都不清楚,然而,就這一夜的轉變,他竟然前後判若兩人,在他簡單幼稚的意識裡,一下子會想出這麼多的事情。

也許,昨晚雪地裡,銘兒所掩埋的半臉老尼姑,是一位隱世異人?而他在饑寒交迫無意識的情況下,服用了老尼姑身上的稀世靈藥,啟發了他的潁悟智慧?

沉思半響,銘兒突然想起昨夜撿到的那本圖畫書,大概,孩子們都有一種天賦的模仿本性,而且多喜愛美麗的書畫。銘兒雖然被苦難煎熬了這麼久,但他畢竟也還不失這種本性。

銘兒一頁一頁的仔細翻看著,隻見每個栩栩如生,精心繪製的絕色美女下端,都記著地支十二數,和蠅頭細字的工尺樂譜。他正出神翻看時,忽聽一個蒼老的聲音在問他;“小娃兒,你看的是什麼書?”

銘兒不禁一愣,倏地抬頭看去,不知道什麼時候,他跟前站著一位銀鬚白髮的老者。

老者見他滿臉驚愕,不由現出一縷慈祥柔和的笑意,又重複道,“孩子,!你在看什麼書啊?”

這些日子以來,銘兒所見到的人,對他不是聲色俱厲的喝叱,就是惡意的挖苦和嘲諷,而今天老者對他露出的這縷慈祥的笑意,卻在銘兒的心裡激起一股莫名的暖流。

他本想蹲坐地上的,倏地站起身來,年紀雖小,禮數卻十分周到,他恭敬的回答老者,“老伯伯,銘兒在看圖畫書,”說著,將手裡那本(瓊樓十二曲)書卷,雙手遞給老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