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溪河小說 > 古典架空 > 重生歸來,砲灰她滿京城殺瘋了! > 重生歸來,砲灰她滿京城殺瘋了!第10章 來了線上免費閲讀

“大丫,二丫,那錢是大傢夥給你們的,不用還。”

村長五大三粗的男人,聲音裡透著一絲悲憫。

這倆孩子自從奶奶死了以後,就變成了孤兒。

無依無靠,自力更生。

可偏偏不但冇有長歪,還懂事的讓人心疼。

一點點恩惠都記很久,怎麼能讓人忍心去占她們的便宜哦。

心軟的嬸子,不由自主的紅了眼眶。

“村長伯伯,要還的,那是晚晚向嬸子伯伯借的,晚晚都記得,要還的。”

又瘦又小的孩子,仰著頭,語氣認真堅定。

“晚晚說的對,錢要還的。”

江冬竹用袖子抹了一把眼淚,走上前把妹妹抱在懷裡。

後來她都知道了,村裡的小孩和她說了。

她受傷以後,妹妹是如何頂著害怕向村裡的嬸子借錢的。

小妹當時頭上都是磕出了一個大包。

是她對不起小妹。

江冬竹安安下定決心,她要好好保護小妹,哪怕是拚了一條命也要護住小妹。

“唉。”村長沉重又無奈的歎氣。

怎麼懂事的孩子偏偏就多難呢。

“大丫二丫,伯伯答應你們,這野豬大傢夥分了吃,但是錢的事情就彆提了,要是真算的清清楚楚,那這野豬可不止那些錢,我們還欠你們銀子呢,行了,這事情就這麼定了。”

村長一錘定音。

村民才總算接受了野豬,眾人動身把野豬抬到村裡。

三百多斤的大野豬,被村民圍的滿滿噹噹,豬頭、豬四蹄、豬肚子上都是手,就連豬尾巴,也有專門的人抬。

浩浩蕩蕩的人群,和大野豬下山了。

受傷流血的野豬早已經嚥氣,眾人才能這麼輕鬆的抬起。

野豬抬到村長家,眾人燒水,開始分割。

每家每戶幾乎都分了四、五斤肉。

村長讓人砍了一條豬後腿,還有半扇豬排骨,估摸著能有小二十多斤。

“大丫二丫,今天咱們沾了你們姐妹的光,能吃到肉,這些你們就拿回去。”村長對著江冬竹和江晚清開口。

村民聞言也趕緊附和:

“對呀對呀,多虧了你們,不然俺們連這麼大的野豬都見不到,更彆說吃了。”

“嬸子還要和你們說聲謝謝。”

江冬竹看著村長專門分出來的肉,她覺得有點多。

“村長,這也太多了,我們就拿個豬後腿就行了。”

“不多,一點都不多,老王家的,你力氣大,把這肉給他們送回去。”

村長怕江冬竹再推脫,連忙使喚人,把肉送到江冬竹和江晚清家裡。

“好勒。”

王嬸子一手提溜著豬後腿,一手提溜著豬排,就往江晚清家裡跑。

江冬竹與江晚清無奈,隻能跟著回去。

她們知道,這是村長覺得她們吃虧了,想著多分一點給她們。

要不是現在天氣炎熱,肉實在是放不住,江晚清懷疑,村長能給她們砍半隻豬送回來。

王嬸子把肉放到了灶房。

“嬸子喝點水吧。”

江晚清端了一碗水給滿頭大汗的王嬸子。

“行。”

王嬸子也不拘束。

端起碗咕嘟咕嘟大口喝下肚。

“咦?二丫呀,你家這水缸咋了,咋用麻繩捆的嚴嚴實實的,比剛剛捆野豬還嚴實。”

王嬸子視線突然就看到灶房門口那造型奇特,引人注意的水缸。

江晚清:!!!

她看著水缸砸吧砸吧眼,不知道該如何與嬸子描述那尷尬到難以啟齒的事。

她無助的看下阿姐。

你猜怎麼著。

江冬竹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她。

“哎呀,時間不早了,嬸子還得去分肉,就先走了哈。”

好在王嬸子也不追問,把碗塞到江晚清手裡就一溜煙跑了出去。

“阿姐。”江晚清嘟著小嘴,眼神哀怨的看著阿姐。

“嘿嘿嘿,晚晚啊,我去生火,咱們吃肉。”江冬竹遁走。

這一晚每家每戶都吃上了肉。

整個村子都飄著肉香。

那真的是比過年還豐盛。

可明明白花花油滋滋讓他們饞到流口水的肉就在眼前。

為什麼他們鼻子有些酸澀。

他們永遠也忘不了,今日的肉香是江晚清姐妹給的。

都說江冬竹與江晚清記恩。

可大石頭村這些淳樸善良的村民何嘗不是呢。

可他們目前不知道的是。

不隻是這一頓他們連想都不敢想的肉,在後來的後來,江晚清救了整的大石頭村。

哀鴻滿地,屍橫遍野的東楚國,他們是唯二冇有死一個人的村子。

……

轉眼又一個月過去。

許久未降雨的天空,突然烏雲壓境,狂風暴雨驟然降落。

大顆大顆的雨滴,砸在身上,讓人生痛。

江晚清的泥巴屋漏雨了。

屋內與屋外同時下著雨。

“阿姐這樣下去不行,我們得找稻草把屋頂修繕一下。”

泥巴屋裡,江晚清與江冬竹蹲在一處漏雨不那麼嚴重的地方,頭上頂著油紙布。

江冬竹聞言起身。

“好,晚晚你在這裡躲著,我去。”

“阿姐,你腿纔剛剛好,不能淋雨,還是我去。”

江晚清攔住了阿姐,跑了出去。

江冬竹放心不下,頂著油紙布追了上去。

這場雨真的很大。

大到像是老天爺把憋了三個月的雨都一股勁下下來了一樣。

隻一呼,江晚清便全身濕透。

雨水砸在臉上,讓她睜不開眼。

她找來梯子,揹著茅草就爬了上去。

小小的身子在雨裡,凍的都在發抖。

江冬竹在下麵提著一顆心,著急的看著。

與此同時,村口駛進了一輛馬車。

江晚清忍著寒冷和砸在身上發疼的雨,將茅草一點點鋪在房頂。

她凍的嘴唇都泛著白,仍然咬牙堅持著。

她得快點修好。

這雨太大了,估計要下一夜。

阿姐的腿不能受寒,阿姐要去打仗,要去救千千萬萬條命,她不能讓阿姐的腿有一絲一毫的危險。

阿姐的腿可以傷在刀光劍影的戰場,但絕對不是這樣的一個雨幕裡。

江晚清鋪的極其認真。

“小阿竹小阿晚!”一道悲愴的聲音在浩大的雨幕裡響起。

霎時,江晚清愣住,她耳朵發鳴,彷彿這個世界都靜止了。

她緩慢機械的轉頭。

雨更加大了。

不!

不是雨,是她的眼淚。

江晚清喉嚨裡是難以抑製的嗚咽。

是外祖父,是外祖母。

他們來了。

他們來接她與阿姐回家了。

可江晚清眼前都是前世外祖父與外祖母了無聲息,七零八落的屍體,還有那日光暴曬下的白骨。

她泣不成聲,搖搖欲墜。

又罪孽深重。

一個晃神,江晚清從屋頂摔了下來。

“晚晚!”

“小阿晚!”

“乖孫!”

是阿姐的聲音,是外祖父的聲音,是外祖母的聲音。

這些人都護著她,愛著她,將她視若珍寶的捧在心尖。

可她乾了什麼!

她害了江家,害了愛她的人。

害的這世上,江家不再存在。

江晚清從屋頂滾下來,頭生銀絲的鎮國老將軍連忙將江晚清穩穩接住。

可接到手裡,他眼眶更加紅了。

他的外孫女,他女兒的孩子,怎麼那麼瘦!

不是都八歲了嗎?

可為什麼抱在手裡還冇有他的砍刀重。

“小妹,你怎麼樣?有冇有摔到?”

江冬竹被嚇壞了,也顧不上這突然出現的陌生人,連忙把小妹抱到懷裡安撫。

“阿姐……嗚嗚嗚,對不起對不起。”

江晚清攥著阿姐的衣袖嚎啕大哭,泣不成聲。

她對不起江家,對不起外祖父外祖母。

可江冬竹不懂。

隻以為小妹是嚇到了,連忙輕拍著安撫。

一旁的江老將軍和葉氏看到孫女這樣,哪裡還忍得住。

流血不流淚,哪怕麵對十萬敵軍都不動聲色的老將軍渾濁的眼淚滑出了眼眶。

葉氏早已淚流滿麵。眼淚順著風霜的摺痕流到雨水裡。

氣氛壓抑透不過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